当前位置:首页 > 文明上网

《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10月1日起正式实施

时间:2019-10-18 来源:湛江文明网

  相信有不少家长会遇到这样的烦恼:孩子出生几天,家长就接到卖奶粉的推销电话;刚为孩子报个培训班,家长就接到另一个培训班的电话……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如下简称《规定》),规定自今年10月1日起施行,并明确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制作、发布、传播侵害儿童个人信息安全的信息。以上家长的烦恼可能会消失。

  家长

  这个法规来得太及时

  艳艳是一名年轻妈妈,儿子今年3岁。她对记者说:“从儿子出生到现在,我都感觉他的个人信息很不安全。我刚生产完还在医院,就接到奶粉推销电话。这3年来,我不断接到保险的、培训的电话,真不知道他们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和我儿子的信息。”艳艳认为,个人信息关系到其切实利益和健康成长,相关保护工作尤为重要。作为我国首部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的专门规定,对保护儿童个人信息安全以及为儿童营造一个健康的数字成长环境意义重大。

  梁先生是一名私企老板,他比较关注青少年儿童安全问题、特别是校园霸凌事件。他说:“我关注这种现象,是因为我女儿在她小学三年级时曾遭遇校园霸凌,后来还被打人者拍了照片。虽然后来事情解决了,但我女儿情绪低落了一个星期。这事让我很伤心。”梁先生表示,目前,儿童可能会面临网络凌辱、网络沉迷、网络性侵和隐私泄露等网络安全风险,这不仅需要家庭良好的教育,让孩子养成安全、健康、文明的网络使用习惯,同样也需要网络社交平台及时删除不良信息,电子设备厂商加强安全管理及时发现并修补设备存在的安全隐患。更重要的是,需要国家建立起全民网络安全的教育体系,为少年儿童建立一个法制完善的、拥有强大安全技术保障的网络安全体系。

  提醒

  儿童信息遭泄露家长应立即报警

  在网上搜索一下,近年来,各地儿童信息泄露事件屡见不鲜。曾有大量新生儿住院视频出现在某视频网站上,画面里,幼儿的姓名、年龄、诊断病情、入院日期等信息一览无余,甚至具体到每个家庭的门牌号。

  另一方面,各类的儿童电子产品,也让儿童一举一动都有可能留下痕迹。他们的网上足迹生成了海量数据,很有可能成为不法分子牟利的工具。

  集中采访时,被访的家长对于孩子信息被泄露都非常反感。大多数情况下,家长即便接到信息泄露的骚扰电话,也是挂断了事。但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精神心理科副主任医师林志雄认为,儿童作为特殊群体,心智尚未成熟,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对于泄露信息导致接听到骚扰电话,家长不能仅仅是挂电话,而是应该举报他们。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家长虽然不追究,但不能代表事情就此结束。这种泄露信息的行为一天不消除,家长的忧虑永远没有消除。

  解读

  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害儿童个人信息

  记者专门请教市公安局一名网警,就《规定》进行解读。他认为,这是中国首部有关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的专门立法。此前,该领域的相关规定分散于不同法律文件中,而《规定》的出台,不仅填补了法律法规体系上的空白,更通过具体化的制度设计,让儿童信息保护工作更具系统性、针对性和实操性。

  《规定》中首先确定了网络运营者收集、存储、使用、转移、披露儿童个人信息的“五大原则”,即正当必要、知情同意、目的明确、安全保障、依法利用。同时规定,对儿童个人信息的收集和使用等,应当以显著、清晰的方式告知儿童监护人,并征得儿童监护人的同意。针对网络运营者信息访问权限设定和内部管理制度以及委托第三方处理、向第三方转让、披露儿童个人信息等涉及儿童个人信息处理全链条的相关行为,《规定》也作出了全面而细致的义务性规定。

  同时,《规定》还要求网络运营商应当在内部设立专门针对儿童的个人信息保护规则,对外应当制定专门的用户协议,网络运营者内部还应当设有专人负责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事宜。《规定》特别在征求意见稿基础上增加了运营者应明确告知“投诉、举报的渠道和方式”“更正、删除儿童个人信息的途径和方法”两项条款,使明确告知的具体事项范围进一步扩大和细化。

  《规定》还有一些亮点:要求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采取“最小原则”。比如,运营商不得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儿童个人信息。这一规定,为运营商处理儿童个人信息定了调,也为监管奠了基。《规定》还进一步明确了儿童个人信息的删除制度。

  专家

  为儿童提供“真正的安全锁”

  广东海洋大学副教授程功煌表示,儿童是特殊群体,需要给予特殊保护。《规定》的出台,确立了儿童个人信息保护责任人,将有效遏制当前猖獗的儿童个人信息非法买卖现象。严格的“同意规则”等于给网络运营商信息收集加了一把大锁。

  程功煌还表示,《规定》如何顺利落地可能仍存在一些关键难点。比如,普通应用场景里,如何识别用户是儿童?监护人如何证明自己对上网儿童拥有监护权利?企业如何征得监护人的知情同意?监护人放弃监护责任怎么办?这些问题还需进一步出台细节。

  此外,《规定》还应该明确父母有进一步的监管责任。现实生活中,有的父母网络素养不足,管不了孩子上网;有的父母贪图耳根清净,只要孩子安安静静地上网、不吵不闹就行了,不管孩子上什么网、上网干什么。对于这些父母,监护人责任难免悬空。这些实务议题,远不是规定条文能够囊括,需要有一些细致而明确的指南,给网络运营商、儿童监护人、学校提供必要的指引。(湛江晚报 记者陈凯杰)

[责任编辑:何海清]
都江堰文明网 大英文明网 昆明文明网 亳州文明网 湘潭文明网 仁怀文明网 曲阜文明网 郑州文明网 临猗文明网 北京通州文明网